Yuki大約在週二、週三開始有發情的徵兆,接著就是無止盡的ㄠˊㄠˊ聲不斷。
所以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家的罐罐和小魚干消化的特別多,因為要按奈Yuki的同時,又不能不讓Haru吃,所以啊...一隻ㄠˊ二隻補......。

昨天(六)早上喵喵先帶著大小喵一起去醫生拔拔那邊檢查,順便幫他們二個洗澡,果不其然,Y又給我退駕,在醫生拔那邊完全沒症狀,再一次讓醫生拔認為我們真的是來亂的(誤)。
聽醫生解釋了許多,3/27那天開給Y吃的荷爾蒙完全沒什麼效果,再吃也只是讓她變公貓而已,醫生認為這是一種撒嬌的行為,所以八啦八啦的結果就是,Y就只能帶回家自行管理。
本來要幫他們二個洗澡的,結果H因為太兇殘,被五花大綁還被蒙面起來,原因是他會抓傷美容師,最後喵喵決定不洗了,把H的面罩拿掉之後,H一看到喵喵,立刻扒在喵喵的身上,眼神哀怨像是在說『帶我回家』的樣子,再來H都這樣了,想必Y也是不遑多讓,也是兇殘的狠(他們二個只要一出門,看到環境變了,馬上就會變一個樣),所以二隻不洗,通通帶回家。

中午喵喵來捷運站接我時,把上述的情況都已經講給我聽了,一直不願意承認是醫生的手術失敗,也只能盡量看能不能找出解決的方法。
他說Y一回到家好像變一個樣,不斷的對H哈氣(嘶吼聲),也對他愛理不理的,等到我回家之後發現,真的,Y的樣子怪怪的,好像出去外面被煞到似的,簡直可以用鬼附身來形容,H想要跟她玩,Y一直吼他,不理他,但H又很白目,Y都想對他動粗了,H一直要挑戰她的極限,一直在弄她,唉。
後來我們拍了好多段Y發作的樣子,抬屁股啦、討摸摸啦、分泌物等等,打算要給醫生拔看的(因為每次帶去都沒有,我們很冤枉)。

接著喵喵因為整晚沒睡,我趕他去睡覺,我把窗戶打開讓他們去陽台透氣(有網子圍住,跑不出去的),他們好安靜完全不吵,Y也不會再兇H了,所以我就看一會兒電視,也跟著躺下來補眠,其間隱約聽到不知是誰跳下來的聲音,還有哈氣聲,不過Y倒也沒在繼續ㄠˊㄠˊ叫,一直到了傍晚5點多,把喵喵叫起來,他們還是乖乖的,於是就把他們關起來,就出門去景美了。
晚上回來的狀況也很OK,都沒什麼太大的ㄠˊㄠˊ聲,本來以為應該是要退駕了,不過Y還是要找人討摸摸,我只是看一下手機,手有停下來一下下,Y馬上就把頭過來頂我的手,要我幫她摸摸,這種感覺很奇妙,哈。

晚上睡覺二個是關起來的,雖然有喵喵叫一會兒,但燈關掉,我們只要不要講話,他們就會安靜下來囉。


清晨時我有醒來好幾次,都有聽到他們的喵叫聲,應該是想出來玩的聲音,不過怕他們又來踩我及尿在我身上,所以只好假裝沒聽到,繼續睡,一直到白天我們睡醒,Y的狀況都滿不錯的,雖有ㄠˊㄠˊ叫,但沒有很頻繁,本來是想帶Y去另一家醫生叔那邊看,但Y一看到外出籠,馬上躲的躲,逃的逃,屎也不肯讓我們靠近,後來沒辦法,喵喵說,我們先帶影片去就好,看她的樣子,萬一回來又被煞到怎麼辦,我想也是,就把外出籠收起來,繼續討Y的歡心。

我們帶影片去醫生叔那邊,跟他說明一下Y的情況,醫生叔一看影片就說『無解了』『這無解了』!!
我就問他是什麼意思?
他說這是發情的現象,只有發情才會這樣!!並不是什麼撒嬌的行為!!
我再問『那麼,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
醫生叔說『就一輩子,她雖結紮過,但體內還有殘留荷爾蒙的細胞組織,雖不能懷孕了,但發情的現象就會跟無結紮的貓一樣正常的了。』
我和喵喵一陣錯諤!!
後來醫生叔講了很多貓的事情,還解釋說,貓結紮的手術說簡單不簡單,說難不難,也有失敗的可能性,但不可能再開第二次手術的,那個只是讓貓咪白白挨刀而已,因為根本不太可能會找到殘存的東西了,而且若真要第二次手術,傷口會比第一次還要大更多。
醫生叔說如果因為貓咪的發情的聲音很困擾的話,那麼解決的方法就是找隻公貓或是自行用棉花棒幫她解決生理上的需求了,唉。
但醫生叔說,上次我們帶去給他看時,就有幫Y分析過會有半年期間可能會發情的行為,他要我們再忍耐一下,等這季的發情期過後,第二季再看看(貓的發情期是春夏交替和秋冬交替),若還無解,我們就要準備接受第三隻貓囉。

和醫生叔聊了很久,也了解到一些貓的事情,但我們也只能等待,看看第二季的情況如何再說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小貓 的頭像
陳小貓

尹氏集團

陳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